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題集錦 > 水利文化 > 文化拾零 > 文學作品

節水伴行人生路

孫又欣

水與人生須臾不可離開,而節水始終伴隨著我的人生路。

這種意識的啟蒙源自家庭。外婆早年間靠耕耘幾畝薄田養家糊口,新中國建立后,進城隨母親一家操持家務,或許是一碗水救活一顆苗的根深蒂固農民情結使然,她惜水節水成為無處不在的自覺。上世紀五十年代的中期,水表計價尚未入戶,機關大院的家屬用水價低且包干,毫無水費壓力。極為寬松的環境,絲毫不影響外婆節水,凡洗菜淘米等生活棄水,她必定留在桶里,備著拖地板用。

一次暑假,我們一群少年玩伴用自制的竹筒水槍射水嬉戲,開啟的水龍頭為每把水槍提供著源源不斷的“水彈”。外婆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跑到廚房將預留著拖地的一桶水提到我們面前,叮囑用這桶水作為替代,絕不能再浪費自來水。

六十多年過去了,各奔東西的少年再聚首談及這段頗受教益的如煙往事,仍然無不唏噓感佩早已逝去的外婆節水情結。少年猶如人生的純潔白紙,一切美好的人與事都會在上面留下不可磨滅的印痕。

作為知青踏入社會,注入了節水意識的新動能。那里是江漢平原的“水窩子”,清澈的河水從門前流過,通過簡易閘門調節,網渠里的水即可灌溉入田。如此富水之地,當時又不收水費,但時任李隊長仍然惜水如金。每逢夕陽西下收工,不論多勞累,他都會扛著鐵鍬沿著田埂土渠聽流水、查隱患、找漏洞,隨時揮鍬堵住跑冒滴漏。

這時的李隊長,除了碗水顆苗的農民情結,更有一份節水的社會責任。他在霞光里孤獨忙碌的剪影,早已深深鐫刻在我的腦海里,構成了一種鞭策前行的無形力量。

后來司職省防指綜合崗位,節水更是成為天職。湖北這個地方,雖然江河縱橫、湖庫眾多,但區域和季節性缺水的矛盾突出,始終面臨著水旱災害的雙重威脅和壓力,在每年重要文案的處理上,必須體現兩手抓,因此不論是在高層決策部署,還是階段工作安排的文稿上,都離不開抗旱節水的話題。久而久之的琢磨和思考,積淀成發表在報刊上的經驗與啟示的文章,有的還登載上了國家的節水雜志,在更廣闊的層面上,為節水鼓與呼。

水是稀缺的戰略資源,節水具有刻不容緩的緊迫性和必須性。隨著國家人水和諧理念的確立和社會合力的逐步推進,在每年的工作總結里,我還有意尋找抗旱中搶引過境客水、變散水為聚水、棄水重復利用、確保安全利用雨洪等方面的經驗,使諸多節水做法和經驗載入史冊,供以持續借鑒推廣。在退休返聘工作期間,由我起草的荊門發展節水農業的調研報告,還榮獲省委優秀獎,在那一年的全省性評選中,節水有了一席之地,閃耀出了基層水利在構建節水型農業和節水型社會的新探索、新亮點。

榜樣的力量和工作天職的理性思考,構筑起了人生節水支點。成家單過的數十年間,凡洗菜洗澡淘米和洗衣機用過的水,我和老伴都會分別留作沖廁和拖地,棄水變成了有用水。今年初春去了美國加州,這里已是七年缺水少雨,政府早已下達了節水令、實施了階梯水價,以行政和市場兩只手力推節水。在我居住的院子里,與花草爭地,開辟了小塊菜園,如在自家一樣儲存洗菜洗澡淘米的棄水,只不過用作澆地。春種夏長秋實,烹飪后的綠白菜、金南瓜、紅番茄、翠黃瓜和紫茄,都曾先后上了餐桌,絕對的綠色菜肴、絕對的棄水灌溉,在異域他鄉博得了三代人的雙重滿堂彩。

在奔七的時光里,因了節水征文,有了長跨度的回憶和思考,那里和著社會的脈動,有著與時俱進的正能量,滿儲著暖人的溫馨。

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
相關信息
老电视剧排球女将